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L元生活 >A+侦探(一)──何俊才‧为客守密‧不滥权 >

A+侦探(一)──何俊才‧为客守密‧不滥权

A+侦探(一)──何俊才‧为客守密‧不滥权行行出状元,要成为一名称职的私家侦探,不能只是C+侦探,而要朝A+侦探去努力迈进。A+侦探的首要条件,便是具备A+的道德观念,与A+的职业操守,因为惟有崇高品德,才不会滥用职权;惟有恪守专业,才不会出卖客户秘密。何俊才(Vincent Ho)现任极负盛名何氏私家侦探社的掌舵主,其父亲何求进(CC Ho)早期白手起家,成为新马私家侦探界的开山鼻祖,且因常协助吉隆坡警方破案而锋芒毕露,积累鼎盛名气。然,其传奇一生却在中年因病嘎然而止。自母亲接管何氏侦探社后,原本从旁协助的何俊才,到后来独当一面。不过才一眨眼,算一算,如今他已正式入行15年。父亲时代的老臣子现都已从前线退下,何氏侦探社几乎是大换血,家中四兄弟姐妹,排行老三的何俊才是唯一继承父业的。他回想,自己对私家侦探本是兴趣缺缺,嫌他们多管闲事、挖人私隐,直到他真正涉足之后,才发现“尤其是在马来西亚,我们需要很多富有正义感的私家侦探,因为你看到实在太多无助的人……"这些无助的人往往都是被感情疙瘩所困。社会道德沦丧‧外遇层出不穷一切都从起疑开始。起疑枕边人怎幺最近都早出晚归、手机来电频频显现同一组不明电话号码、衬衫衣领为何沾有陌生的香气……当疑窦丛生,许多人宁愿放弃与另一半正面对质,而是选择由第三者替自己寻找真相。“钱没了,大不了再找过。但感情没了,却是最伤人。"每当何俊才与客户接洽时,对方谈起伴侣不忠,经常是涕泪横流,内心恐惧万分,害怕会失去另一半。过去,会上门求助的以独守空闺的妻子居多,但世事难料,何俊才指出,近几年,反而愈来愈多丈夫戴绿帽,红杏出墙个案逐年递增。如今社会道德沦丧,小三当道,即便知道对方拥有美满家庭,小三仍会设法勾引、死缠烂追,导致婚外情比比皆是。当婚外情发生时,婚姻堡垒岌岌可危,小三的介入已形成无法弥补的裂痕,要挽救早就为时已晚,因此何俊才建议,夫妻俩应及早杜绝外遇的诱因,倡导夫妻和平相处之道。在他看来,夫妻之间除了相互尊重、体谅之外,双方也必须认清一件事实,那就是“人一旦结了婚,就等同于失去了自由,不再拥有私人空间。"充当婚姻辅导员外遇会发生,夫妻双方都必须负上责任,何俊才如此认为。确实,感情世界不分谁对谁错,断然的二分法只会将婚姻逼入死角。当残酷的真相摆在面前,客户问他:“我要怎幺做?我该怎幺做?"这时他会跳出私家侦探的角色,暂时充当婚姻辅导员,尽可能劝和不劝离,希望客户能主动找另一半倾谈,“千万别得理不饶人,记得留给自己也留给对方一条后路,彼此尽力弥补这段婚姻。"他预设最坏的收场,便是离婚,然家庭破裂,不管对于大人或小孩都会造成心理伤害,尤其是青少年,当父母婚姻触礁,只会让正处叛逆期的孩子变得越加反叛。处理过无数婚姻失败案例,已婚的何俊才表示在劝解别人的同时,其实也不断在提醒自己,避免重蹈他人覆辙。查案 不分昼夜负责与客户接洽的何俊才,已鲜少亲自出马,都是由麾下的8名探员去着手调查。当探员在外头查案,不分昼夜、无论他是身在总部抑或待在家里,他都不能因此鬆懈,得随时接听手机,与探员保持密切联繫,隔空指挥他们行动。在他认为,一名优质探员,最起码得具备两大条件:崇高道德与超高热诚。“查案时,我们可能会发现别人许多秘密。倘若心术不正,随意出卖他人秘密,那跟狗仔队又有甚幺差别?"他强调所有调查资料绝不能高价转售,“我们只有一个委託人,只收一个价钱。"如果抵抗不了金钱诱惑,应儘早转行,“做这行要发达是很难的。"他苦笑。查案期间,一些受查者甚至会聘僱律师来赎回证据,或是出几倍高价事先阅览被查内容,这些台面下的要求都被他断然拒绝。他个人坚信私家侦探所应竭力追求的,并不是科技,而是崇高道德,包括正义感、责任感,这样才能把客户委託的事办好、将一切秘密隐藏好。此外,他也经常叮嘱底下探员,“我们不要拿别人的故事当笑话。"苦守目标‧挖掘真相不像其他朝九晚五的行业,时间到了就放工回家,私家侦探必须具备超高热诚,何俊才形容:“要拥有一团火,"尤其是遇到棘手案件。他分享刚入行时的一段亲身经历。“有一位男客户非常肯定太太有问题,纵使一连换了三家私家侦探社,每家的报告结果都说没有。最后换我接手,我从早上7点便在他家附近等候,看见他太太载孩子上幼稚园、载回家。一直等,等到中午一两点,你也知道那时候是最难受的……等到傍晚,很多人开始出来跑步。到了晚上8点,我想都已经等超过12小时了,应该是时候离开,不过我最后还是继续等到10点,看到她关完家中所有灯去睡觉了。当时我心里就很挣扎,但一直忍到半夜12点,原本已经打算要走了,又想既然都等了一整天,也不差那半个小时,没想到……"结果,一整天的苦苦守候终究没有白费,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他赫然发现,这名太太在半夜起身开灯上厕所,后来竟开车偷溜出去,“我也终于晓得为甚幺之前三家私家侦探都找不到东西,因为哪里有人知道她会10点睡觉,12点出门。"上演假绑匪真探员爱恨一线间。外遇受害者难免由爱生恨,进而失去理智。“你能找人帮我打他吗?"“叫男人去追那女人!我要回我老公!"面对种种无理要求,不愿以身试法的何俊才都会当下拒绝,不过碍于情势所需,私家侦探有时也会无所不用其极。在一次寻找失蹤少女的个案中,何俊才首先透过网络与该名少女取得联繫,并找来一位再世潘安与她拉近距离,结成网友。之后伺机相约出来见面,没想到少女竟也上钩,且毫无戒心上了他们的车子。“原本可以直接把她载回家,但她父母不想女儿发现是他们聘请私家侦探来找她,便要我们合演一齣戏。"原是一场网友相见欢,到后来变调成拐带少女案,而为求逼真效果,甚至也串通巡警,让车子中途被拦截,假绑匪真探员最后更被拷上手铐惨遭“逮捕"。老千弄垮行业看工作定收费老千横行,令何俊才大喊头痛。“整个行业几乎被老千弄垮,用心经营的反而一家一家倒闭。"他呼吁公众切勿随意委託私家侦探,尤其当要约见面,对方若宣称没有办公室,藉故到外头餐厅,十之八九会是老千。“他们骗你不多,通常只会开价五百到两千,拿了钱人就消失。"他指出,很多人贪小便宜,拨电给每家私家侦探社询问价钱,以为在买菜,货比三家。“我一年就接到两三百通电话,说他们被骗之类。"作为45年的老招牌,何俊才透露,如今找上何氏侦探社的客户多是由熟客、律师事务所或警方介绍而来,很少是看了广告直接上门的。至于私家侦探的收费标準则胥视查案内容、调查天数,他以外遇案件为例,普通侦查只需3至7天,如果是离婚案件之搜查,牵涉儿女抚养权、赡养费等,则需耗上10天以上,有时甚至长达一个半月,因为这些通姦证据必须强而有力,让辩方无从辩驳。/副刊‧报道:周岳翔‧2012.10.01
上一篇:
下一篇:

(☆_☆)或许您对这些相关文章感兴趣: